巴黎人客户端下载

年号称呼皇帝渊源小考

  明清时期以年号代称皇帝,已是人所共知的历史常识。但原因究竟是什么呢?一般的说法是明清两代一世一元的惯例,而学术界好像也没有对此认真的讨论。但稽诸史籍,则不难发现,用年号称呼皇帝的方式在唐代就普遍存在了,而且另有其因。

  用年号称呼皇帝的习惯形成时代,最有可能是唐玄宗(之前有更始帝、建武帝及高句丽永乐太王等说法,但都是很零星的记载,与后世的“习惯”基本上没有连续性)。据推测为武则天年间的故事《唐太宗入冥记》(敦煌文书S.2630),未称唐太宗为贞观皇帝,似反映此时尚无这种习惯。清代金石学者孙星衍所编《寰宇访碑录》卷三载河南洛阳有唐睿宗景云二年所刻“景云皇帝祈福记”,只是不知原文是否如此。而唐代人称唐玄宗为“开元皇帝”、“开元帝”、“开元天子”的用例就相当普遍了。以下是不完全的罗列:

  “开元帝”唐玄宗以后很多唐代帝王都有被用年号称呼的记载。如《大唐清河郡王纪功载政之颂》碑文:“壬寅岁,宝应皇帝(唐代宗)嗣位”;南诏王异牟寻上书:“贞元皇帝(唐德宗)洗痕录功,复赐爵命”;韩愈《赠太尉许国公神道碑铭》:“贞元(唐德宗)元孙,命正我宇”;李商隐《韩碑》:“元和天子(唐宪宗)神武姿,彼何人哉轩与羲”、白居易《牡丹芳》:“元和天子(唐宪宗)忧农桑,恤下动天天降祥”;圆镜《回日本僧实慧等书》:“今我开成皇帝(唐文宗)化周四极,八表来朝”;《三祖大师碑阴记》:“会昌天子(唐武宗)灭佛法,塔与碑皆毁”;《唐摭言》卷十五:“白乐天去世,大中皇帝(唐宣宗)以诗吊之曰……”。《资治通鉴·后唐纪》:“宦者日:‘臣昔逮事咸通、乾符天子(唐懿宗、唐僖宗),当是时,六宫贵贱不减万人……‘”在敦煌文书中的归义军初期佛教祈福文书中,排行第一的是“大唐大中皇帝”、“大唐咸通皇帝”,然后才是河西节度使张公。

  为什么唐代会流行这种称呼方式呢?直接原因在于唐朝开始实行的尊号制度,而皇帝的尊号往往会与年号挂钩,如唐中宗的“应天神龙皇帝”,唐玄宗的“开元圣文神武皇帝”、唐代宗的“宝应元圣神文武孝皇帝”、唐宪宗的“元和圣文神武法天应道皇帝”等,但是人们在称呼皇帝时,完全用尊号太麻烦,所以就省略为年号代称。后来的皇帝尊号尽管没带年号(如唐德宗、唐武宗、唐宣宗等的尊号),但用年号代称皇帝的习惯就固定下来。

  对于宋代的文献不是很了解,不好妄言。但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崖山海战时陆秀夫对小皇帝说的那句:“德祐皇帝(宋恭帝)受辱已甚,陛下不可再辱。”可知宋朝应该也是延续这种习惯的。

  在元代,时人对元世祖忽必烈有“至元大帝”的尊称(《庐陵刘老人百一歌》),泰定帝因其被文宗视为自立皇帝、不上庙谥而如此称呼,但也符合当时的习惯。而《元史·明宗本纪》中更是明言:“是岁(1320)夏四月丙寅,子妥懽帖木尔生,是为至正帝。”这应该是因为修《元史》时,元顺帝还没死,所以权且这么称呼。不过当时民间对元顺帝更常用的俗称是庚申帝。

  由此可见,这种称呼方式经过宋元而延续到明清,明清时代由于距今近、文献多且俗文化更加盛行,这种称呼方式众所周知,但其渊源于唐代的事实却多少被忽视了。

上一篇:彝族在历史最牛的时刻

下一篇:没有了